悉尼艳阳下的博士生活

——韩志萍赴澳大利亚攻读博士工作生活

    时间:2016-07-20 09:1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 次 【字号:
关于我为什么要读博士,好像那时有很多理由。然后就开始整晚泡英语,后来终于通过了雅思考试,2013年初拿到了澳洲麦考瑞大学的full offer, 四年学制,全额奖学金。刚开始做博士的几个月,语言障碍一度让我非常焦虑,加之对这里的运行规则十分陌生,真是煎熬了两个月。导师那会儿是系头,专门把我调到隔壁组,和一个英国女孩子Jodie同办公室,是她带我融入到这里的工作和学习生活,慢慢开始享受澳洲节奏。
做学生的日子真是非常简单,尤其是头两年,悠闲可以说是主旋律。每每赶实验的时候,lab manager就会提醒说‘reasonable workload’。实验不紧张的日子里,morning  tea, lunch, afternoon tea一顿不拉,每个楼层都有厨房和休息室,备了锅碗瓢盆、咖啡和一些小饮料,日子就这样chating off。
Lab manager是个实验通,或者说是工艺通?不会的实验、设备、工艺等等,预约个时间,她会一步一步的演示给你看,没来之前我真的非常担心自己啥也不会,辛亏有她,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,而且大大省去了自己摸索的时间。我常常为占用她的时间,给我演示一些简单的实验而抱歉,可导师说,‘实验是很简单和愚蠢的,一个本科生经过训练也能做的很好,而你的任务是学习怎么做研究,怎么管理研究,怎么思考’。
导师是木霉领域全球top 10的科学家,从芬兰开始她的研究,结婚到澳洲后一手创办了麦考瑞的木霉组,我们出去欧美开会,自我介绍时,会说我是HN组的PhD student,真的是非常吸睛。组里的运行模式是,导师,副导师,博后,PhD,master,PhD的前两年学习,固定的每两周和她见面一次,讨论下实验结果和下一步,有时候一点儿新结果也没有,随便聊聊也要坐足一个小时,平时基本是和博后沟通,一个博后带1-2个博士和1-3个硕士。PhD进入第三年,和导师见面随时预约即可,这时候开始写作,有时为了一个结论或讨论,和导师花几个小时找文献佐证,我说谢谢时,她经常会说,‘不用为这个说谢谢,这是我的工作’。
六月的悉尼,渐渐进入冬天了,导师从系头的位置上辞了下来,并决定不再招学生了,她过两年就要退休了。感谢她的培养,铭记她的教诲。




   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(www.iappr.net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(粤ICP备12043473号)
    主办: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 技术支持:中旗网络
/